天天投资理财

来源:天投网  作者:投资达人  时间:2019-12-06 09:12:33  浏览:52

2019年10月P2P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570.27亿元,相比上月减少127.16亿元,环比下降18.23%,同比下降44.24%。本月成交量延续下降趋势,下降幅度小幅扩大,进入2019年,P2P的消亡呈现加速趋势,这个行业的“团灭”已经是板上钉钉,再无悬念。

11月8日,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没有一家机构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所有P2P网贷业务也未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或备案。这是继湖南与山东之后,不到一个月内,第三个省级行政单位“取缔”境内全部P2P。其兴也勃,其亡也速。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国P2P平台爆雷跑路无法兑付的总金额已经超过万亿。无数家庭的投资血本无归的同时,中国人为了这个行业,缴纳了天价的学费。

站在2019年的年尾,回看P2P这12年来变迁轨迹,这万亿学费为我们买到了哪些经验与教训呢?

P2P在中国的变异

纯正的P2P在全球的实践都不怎么叫好,但为什么在中国可以一路高歌猛进这么多年呢?其实,P2P的概念到了中国,被玩出了一种“变体”。

的确,曾经有不少独具慧眼的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绝大多数P2P公司已经“变异”。“他们打着信息中介的光鲜招牌,做的却是信用中介的脏活累活。”

所谓信用中介,即不仅提供信息交互的平台,还要为不同风险收益偏好的资金寻找项目。

这时,投资者的钱并不是直接投给借款人,而是与其它投资者的钱共同注入一个类资产池,然后再一起投出去。其实,这种玩法已经有点像“影子银行”了。

代表公司——宜人贷

宜人贷早在2006年便成立于北京,创始人唐宁是曾经在华尔街工作的海归,其它高管也都是海归;而宜人贷的网贷功能是在2012年3月上线的。

如何区分一家公司是只做信息整合的真正P2P“净衣派”业务,还是类似影子银行“污衣派”业务?关键的一点就是看这家公司有没有发行产品。如果没有产品,那就是信息中介的P2P业务,如果发行产品,则就是P2P变异体的“类影子银行”了。

有的时候,一家公司会把两种业务都集于一身,投资者既可以在它的平台上自己选项目投项目,也可以买一个个具体的产品。

就这样,横空出世的P2P与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成了多方共同受益的一个“均势点”;因此我们看到,2013和2014年,也成为了全国各大主要城市出台“促进互联网金融产业发展”政策最密集的年份。

就这样,不论是以拍拍贷为首的“纯平台”,还是以宜人贷为首的“类影子银行”,P2P机构乘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与互联网金融的春风,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

由于P2P的收益率(10%+)往往远高于银行理财(5%~6%),因而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开始尝试P2P;购买的金额从一开始的十几万,几十万,到最后一买就是上百万。

中国P2P消亡史

正如前面提到的,P2P的本质仍然是借贷业务,因此其兴衰枯荣,必然高度依赖信贷周期的循环,宏观信贷环境宽松的时候繁荣,宏观信用收紧的时候萎缩,这是P2P行业最底层的逻辑。

信用周期初期,好的资产太多,对资金的需求旺盛,但资金的供给数量相对不足,这时利率往往会上升。随着资金的供给增加,另一边更多的项目开始涌入,信用周期达到鼎盛。

到了周期后期,资金还是一如既往的多,但是优质项目却越来越少,这个时候,风险便暴露出来了。无法保证收益率的、无法兑现的、甚至是跑路的项目开始增多。而对于整个P2P行业而言,则意味着安全的平台越来越少,问题平台越来越多。

其实除了周期因素之外,P2P在中国的发展,还有其自身的“原罪”。

正如某知名律师所讲的,P2P行业是很多“特殊”因素结合的产物,包括“金融牌照不确定”、“行政法不够给力”、“投资人的贪婪和非理性”、以及“创业者的赌性和法律意识缺位”等等。

用大白话说,这个行业里,不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都有相当浓厚的赌徒心态,赚快钱、干一票就跑,趁着接管缺位与法律空白,把一个原本可以慢慢做好的行业玩成了庞氏游戏,你想着他的收益,他盯着你的本金,互相收割,比恶斗狠。

这样的玩法,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最终结果是一地鸡毛。

2015年底,e租宝事件如同平地一声惊雷,炸醒了还在“刚性兑付”的信仰中沉睡的投资者们。

也许说e租宝这个骗子公司是P2P的确是有点牵强,但2015年底“e租宝案”的爆发,则无疑为中国网贷P2P行业蒙上了阴影,敲响了警钟,让人们看到这个行业浮夸的外表之下掩盖的污垢。

刚刚过去的夏天,一位沪上地产大佬自首,还有一位“草根”金融家在英国去世,令人唏嘘。将他们逼上绝路原因是相同的,都是P2P的行业寒冬。

事实上,自2017年开始,P2P行业便开始自然收缩。而2018年6月“不再允许新的平台上线”以及“现有全部平台登记备案”的政策,则更是加速了P2P的消亡。

P2P在巅峰时期,平台数量超过6000家,然而到今年10月底,已经低至462家,正常运营的不超过300家。消失的比例高达95%。更严重的是,2018年7月往后,全国范围内再也没有一家新增的P2P平台。

而就地域分布而言,不论是问题平台还是停业转型平台,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和山东则都位列前五名。

移动
网站
收藏
本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