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投资理财

来源:天投网  作者:投资达人  时间:2019-10-23 10:10:56  浏览:204

《私募投资基金退出操作参考》

2019年9月5日,深圳市私募基金协会发布关于发布《深圳市问题私募投资基金退出操作参考(试行)》的通知。该参考旨在引导深圳市辖区问题私募投资基金有序退出,规范退出流程,减少退出过程中的资产贬损,提高清偿比率,维护各参与主体的合法权益。当私募基金管理人与其他参与主体无法化解纠纷,存在涉众风险等问题时,相关参与主体可参考该文有序退出。

《证券交易所风险基金监管指引》

2019年9月12日,证监会发布《证券交易所风险基金监管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指引》提出,证券交易所应当在向证监会报送的年度报告中说明风险基金有关情况,具体包括风险基金规模、提取情况、使用情况、追偿情况、相关制度执行和完善情况。证监会对风险基金的使用和管理进行指导和检查,并将有关情况纳入现场检查范围。证监会对风险基金使用和管理情况进行现场检查,按照相关规定执行。

取消合格境外投资者(QFII/RQFII)投资额度限制

2019年9月10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局决定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今后,具备相应资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只需进行登记即可自主汇入资金开展符合规定的证券投资,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金融市场的便利性将再次大幅提升,中国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也将更好、更广泛地被国际市场接受。

最高人民法院会议纪要涉及“对赌协议”效力问题

2019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公开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会议纪要涉及“对赌协议”的效力问题。      

若投资方与目标公司对赌,约定“当目标公司在约定期限内未能实现双方预设的目标时,由目标公司按照事先约定的方式回购投资方的股权或者向投资方承担现金补偿义务”,如该“对赌协议”不存在其他影响合同效力的事由的,应认定有效。但投资方请求履行的,能否判决强制履行,则要看是否符合《公司法》关于股份回购或者盈利分配等强制性规定。符合强制性规定的,应予支持。不符合强制性规定,存在法律上不能履行的情形的,则应当驳回投资方请求履行上述约定的诉讼请求。

上海一中院:代持股人通过持股平台间接持股不能视为对代持股协议的履行

2019年8月12日,在“周国英与王抒俊合同纠纷”一案中,实际出资人与代持股人签订《股权投资及股份代持协议》,约定出资人将投资款先打入代持股人账户,再由代持股人代为受让目标公司股份并代为持股。合同实际履行过程中,代持股人未被登记为目标公司的股东,而被登记为目标公司的持股平台公司的股东,间接持有目标公司股份。

法院认为,通过其他公司间接持有目标公司股份与直接持股,在股东权利的行使方面有显著差别,前者在投资人注资以后仍并非目标公司股东身份,因而不能以自己名义直接向目标公司主张股东权利,故不能等而视之。鉴于代持股人未举证其采用间接持股方式履行双方协议约定,已经为实际出资人所知悉并同意,即未能证明双方就变更合同履行方式达成合意,故代持股人通过持股平台间接持有目标公司股份不能视为其对系争协议的实际履行。由于代持股人确未按协议约定持股形式和进程履行其合同义务,实际出资人行使合同解除权有合同依据,可要求代持股人返还投资款。

河北高院:若无明确约定,实际控制人对公司返还投资款不负连带责任

2019年8月14日,在“西藏好德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刘春海证券发行纠纷”一案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公司返还投资人投资款,但在未明确约定连带责任的情况下,认定实际控制人对投资款的返还不承担连带责任。

投资人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在《投资协议》中约定,实际控制人保证投资人对目标公司的全部出资仅用于目标公司的正常经营用途;未经投资人书面同意,实际控制人及目标公司不得擅自使用本次投资的全部投资额。法院认为,从《投资协议》的内容来看,该协议并未约定目标公司出现违约行为后,实际控制人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法院对实际控制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

深圳中院:判决股东间“对赌协议”有效

2019年8月21日,在“深圳市丰泰瑞达实业有限公司、卢泽和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关于合同项下公司的股权附回购条件和动态估值条款的交易,俗称股东之间就目标公司股权交易签订的“对赌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法院认定,公司业绩未达标;实际控制人及其团队成员先后离职,违反了合同约定的服务年限;实际控制人违反竞业禁止的约定等情形多次触发回购条款,实际控制人应购买投资人的股权。同时,法院明确,股东间“对赌协议”虽涉及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问题,但并未当然侵犯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仍可享有优先购买权,“对赌协议”并不因此而无效。

南京中院:侵害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股东会决议应属无效

2019年9月12日,在“上诉人南京交运集团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詹慧、原审第三人汪昌辉公司效力决议确认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根据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但是,全体股东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分取红利或者不按照出资比例优先认缴出资的除外。本案中,股东会未经征求股东认购意见即决议由另一人以1480万元的价格认购全部740万元增资部分的股权,侵害了该股东的优先认购权,该部分内容应属无效。股东对该次增资的认购权在性质上属于形成权,股东自始未表示放弃,公司主张股东已放弃该项权利的意见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移动
网站
收藏
本页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