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投资理财

来源:天投网  作者:投资达人  时间:2019-08-20 11:08:40  浏览:29

一、关于信托制私募股权基金可投资对象

操作指引规定,信托公司可将信托计划项下的资金投资于未上市企业的股权、上市企业限售流通股或中国证监会批准可以投资的其他股权的信托业务。

从上述操作指引中不难看出,通过信托模式募集到的资金可以对符合法定要求的企业进行股权投资,同时通过对未上市企业的上市退出、协议转让等其他资本运作的方式获得投资收益。私募制股权基金信托作为一个全新的投资品种为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投资渠道。

二、关于信托制私募股权基金的运作模式

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根据信托合同通过信托平台募集资金和设立基金,发行基金凭证。投资人作为委托人,购买该基金凭证,同时将财产委托给受托人进行管理。

基金保管人对基金财产行使保管权和监督权,并办理投资运作的具体清算交收业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管理基金财产,在发掘投资目标后进行投资,并将获得的投资收益依照信托合同的约定向投资者进行分配。

从上面的运作模式不难看出,私募股权基金信托是一种资金信托,并以先“筹资”后“投资”的方式进行操作,要求投资者资金一次性到位。因投资者无法分期出资,实际操作中,如果基金管理人不能在短期内完成投资部署,基金的整体收益将被现金头寸拉低,资金利用率低。

同时信托制基金一般设定优先收益率,也就是我们所称的保底收益率,如果投资者的年平均收益率低于该水平,则基金管理人无法获得利润分成,从这一点来看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三、关于信托制私募股权基金的权利机构

受益人大会制度和投资决策委员会是信托制私募股权基金的两大权利机构。其中受益人大会由全体信托基金的受益人组成,根据《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的规定,受益人大会可以审议决定,提前终止信托合同或延长信托期限、改变信托财产的运用方式、更换受托人、提高受托人报酬的标准等。

投资决策委员会是最高的决策机构,投资顾问寻找的项目在经过立项、尽职调查、初审、商务谈判等程序后,须提交投资决策委员会表决通过后,方可投资。投资决策委员会不是法律要求必须设立的机构,通常其组成以投资顾问委派人员为主,信托公司委派人员为辅。

由此可见,受益人大会并不能就涉及项目筛选和投资决策问题行使权利,而对于信托基金的日常运作由决策委员会行使投资管理中的重大决策权。

四、关于信托制股权基金中的投资顾问

操作指引第21条规定,“信托文件事先有约定的,信托公司可以聘请第三方投资顾问服务,但投资顾问不得代为实施投资决策”。

由于实践过程中,私募股权信托对信托公司的投资理财要求比较高,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尝试与专业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合作,要求其在项目选择、投资以及投资后管理方面给予专业的支持和帮助。但应特别注意的是,投资顾问是受托人的投资顾问,即投资顾问是作为信托公司的受托人而非投资者的受托人,并非信托计划的当事人,其仅能提供顾问服务,不得代为实施投资决策。同时,操作指引也对投资顾问做了严格的限定,例如:信托公司要对投资顾问的管理团队基本情况和过往业绩开展尽职调查,同时投资顾问持有不低于信托计划10%的信托单位等。

同时,笔者认为,操作指引的该条规定将投资顾问的角色定位在提供咨询服务上,与现实情况不符。而事实上,股权投资对于信托公司来说是崭新的业务,信托公司虽擅长募集资金,但很难独立开展股权投资业务,因此部分信托计划在引入投资顾问时,其角色相当于普通合伙人。而且通常是投资顾问作为信托计划的实际幕后发起人,通过信托平台进行募集资金和运作基金,取得类似普通合伙人的收益。

五、相比较于公司制、合伙制而言,信托制的优劣势分析

(一)信托财产具有独立性

在信托关系中,基于信托财产的隔离制度,信托财产的运作不受信托当事人的经营状况和债权债务关系的影响,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的财产。由于其独立性,使得信托能够在封闭的安全环境内不受干预的灵活运用,从而最大限度的实现财富的流转和增值。因此,信托财产具有比公司制、合伙制私募股权基金更高的独立性,对于投资人而言具有更强的安全性。

(二)投资人的退出受限

因为股权投资具有长期性和不确定性,因此,通常所投资的对象会设置一定的封闭期,来确保整个投资活动不会因个别投资者赎回而受到影响。但在实践中,考虑到个别投资者的流动需求,会在封闭期内设置一次或几次转让期,但提示投资者注意的是,信托通常会设置高额的转让费,有些转让费高达受益权累计收益的30%。

(三)税收具有优越性

公司制税收成本最高,不仅公司需要交纳企业所得税,投资者分配利润时还需缴纳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虽然国家为了鼓励投资,规定了各类税收优惠政策,但这些优惠政策仅局限在高科技领域,其他领域不享有。而信托制中受托人仅享有名义上的信托收益权,且信托不被认为属于一种经营组织或法律实体,而仅仅被当做一种财产流动的管道,因此信托本身不构成应税主体,即信托收益可以不征税。只有当受益人取得信托收益时,才需缴纳个人所得税或企业所得税。

(四)信托资金具有较高的安全性

根据银监会、行业协会等机构的监督管理,信托财产必须委托经营稳健的商业银行作为第三方保管银行,并根据信托合同规定的资金用途向第三方保管行申请资金使用。即,在信托架构中,可以设定委托人、受托人和保管人三者相分离的制度安排,受托人可以发出指令对资金加以运用,但必须符合信托文件的约定,否则保管人有权拒绝对资金进行调动。同时,没有受托人的指令,保管人无权动用资金,该种制度安排大大提高的资金的安全性,防范受托人的道德风险。

(五)信托制基金在被投资企业申请上市时构成阻碍

中国证监会要求拟上市公司披露所有实际控制人,而信托法规则要求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对受益人的信息保密,这种矛盾就使得中国证监会在实践中明确拒绝有信托持股的企业申请上市,这就意味着私募股权投资信托业务都会面临着如何退出的问题。实践中,在该种情况下,信托公司会转让该股份或者将信托代持股份转为信托公司自有资金持股,但其投资收益将大大折扣或引发双重征税及其他法律困境。

目前,信托参与私募股权的方式还可以采用“曲线救国”的投资形式,即信托公司发起集合资金计划筹集资金,再以信托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私募股权基金,但该种模式在国家发改委“打通计算”的原则下,这种组合方式存在合规方面的问题。

众所周知,在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方式上,公开发行上市是目前退出的最优选择,事实上,在国外IPO中保留信托架构是合法允许的,但必须进行披露。因此,笔者建议对我国《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27条给信托公司的保密义务重新予以界定,保密义务并不是绝对的,保密的范围也应该划定合理的界限,如涉及IPO时需要披露委托人及受益人是应同意给予披露。

移动
网站
收藏
本页
回到
顶部